凤姐给了我们无形的一巴掌
admin 2018-12-20 1281


我觉得,罗玉凤,是属于80后们的凤姐    

凤姐结婚了。    

当我像往常一样,日复一日又一日在这个远离江河湖海无山无岳无假期的五六线小县城,当了六年高中老师的时候,我深深意识到,凤姐一直在华丽蜕变,真的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至少变成了像我一样的“别人”喜欢而不得的样子。她用十年,拼尽全身一己之力才拥有了普通人标配的人生,才和那些华尔街的人们一桌同饮。顶着全天下的嘲讽十年风雨路,来到33岁的青春尾巴上,婚姻,事业,生少,终于给了她一个交代,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我们知道了太多大道理,却仍未能过好自己的一生。    

我们懂得太多成功的方法,却未能活成自己的样子。    

这世上,最捷径的路,就是日复一日看似愚蠢的努力呀。    

     

                

引用凤凰网的原文:    

回顾一下凤姐的履历:    

9岁,开始努力阅读每一份读物。    

18岁,确立第一个职业规划。    

20岁,写诗。    

20岁,实习。    

21岁,教书。    

23岁,用教书两年的钱到上海。    

24岁,开始炒作。    

25岁,用炒作的名气加炒作的钱到了美国。     

30岁,宣布融资1000万创业。    

31岁,成为凤凰新闻客户端新闻主笔。    

32岁,拿到绿卡。    

33岁,结婚。    

…………………分割线…………………    

10年前我上着高中,从报纸杂志电视媒体上看到听到了有关凤姐的故事,那时作为一个笑话,不冷却很热,丑遍大街小巷,作为第一批挑战网民三观的网红,凤姐确实比其他人更具有特点,丑。    

她的雷人和她的丑席卷脑海,丑的惨绝人寰无以复加,让人过目难忘,惟恐避之不及,“脸先着地”“死鱼眼,蒜头鼻,蛤蟆嘴”“同是大丑比,相煎何太急”“长得丑不是她的错,出来吓人就是她的不对了!”伴随凤姐而火的一系列网言网语也成为记忆经典,不得不说,凤姐引领了那个时代人们的审美观念,挑逗着人们的娱乐神经,恶心着男士的择偶欲望,但,谁曾想,这个滑了天下之大稽,掉了我们的大牙的人,竟在十年后,复盘满血的归来,主笔,绿卡,结婚,别墅,宝马,成为投资人,王者真的归来,而十年前的我们十年后除了不再像十年前一样热血愤青躁动,却也一事无成,马齿徒增。    

丑人多作怪,凡人多无奈。经得起多大诋毁,抗得住多大关注。在这个看脸的社会里,我们真得在看脸,而凤姐却看清了社会。到底是谁自作聪明,又是谁无自知明。我们在生活里奔波,在日子里沉沦,在现实里抱怨,在缺钱缺爱缺明天的工作里疲劳软弱,然而久在樊笼里,难得返自然,不是翼不在,只因羽不丰。    


   

                

十年前,我们同情凤姐;十年后,我们同情自己。    

我们觉得这个社会不够包容,不能包容她的渺小,拯救她的无知,但是我们却忘记了,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大到无视我们的痛苦,放大他人的幸福。我们对于自己的梦想誓在必行志在必得踌躇满志,可终究如凤姐般咸鱼翻身的能有几个。我们都是一条鱼,在世界里游来游去,不停的游来游去,随波逐流,吐吐泡泡,潜跃成纹,一直对大海向往憧憬,却不曾审视自己的价值。    

常常评价网红们无自知之名,“撒泡尿照照自己”,键盘侠们躲在屏幕后面褒贬不一推波助澜,却不知觉的把她送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凤姐借势前行,不惧目光,没有抑郁没有自弃没有死在唾沫里,她只是在挣扎,像每一个我们一样,挣扎在社会的最底层。五十步笑百笑,他们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凤姐你赢了,作为曾经对你下不去嘴的我,我们,欠你一个拥抱。    

她没有吃我家的大米,也没有花我的大洋,更没有上赶子嫁给我,恶心我的人真的多了去了,她算不上老几。但是,士别三日刮目看,十年雏鸡变凤凰,今天,依旧是社会底层的我们,嘲笑的应该是自己。    

我们不分青红皂白,有笑点则嘲,有露点就爆,想红零门槛,是丝都能屌,曾经泼过的脏水,出口的脏言,扔过的鸡蛋,骂过后三滥,都洪水猛兽般十年后打在自己脸上。暴力的群众,懦弱的个体,曾经的众矢之的,如今的成功收割机。    

她曾说中国要民主,网民要自爱,作人要有梦,她一直在尝试,一直在改变,一直在努力,而只是我们自己,一直在等待,等一朵花开,等一缕风来,却不曾防备,等走了青春。    


   

        

炒作之人千百万,功成名就众难见。    

那个曾让我们嗤之以鼻的人,如今却真的高攀不起。    

那个一夜爆红的人,红到现在。    

凤姐说“比贫穷更可怕的是看不到希望”,其实比看不到希望更可怕的是打击别人的希望。    

我们像观看动物表演一样围观她们的毕露丑态,自以为高高在上凌驾他人,殊不知,作为看客最悲哀的地方就是看懂了是看自己,看不懂娱乐了身心。    

有些路我们一定上试试,就是不能证明我可以,那也要证明我不可以。    

十年前,求关注求放过,后来求祝福求鼓励,现在,她不再求,我们却主动赏。17年她把公共号收入的20万赏金全部捐给大凉山贫困儿童,成功实现了从笑点到泪点的逆袭。    

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拾的敬仰之情,凤姐现身说法言传身教,成为了我方圆百里励志故事的典型人物。没有人会记得08年在上海街头无助哭泣的小女孩,也没有人再去挖坟她读没读过故事会知音给人修过多少脚趾甲,只有人关注今日的凤姐。“曾经有个人她……后来她……最后……,她叫凤姐。”一只打不死的小强,“长得好看的人才有青春”“颜值担当的时代”“哗众取宠的网络”,刺痛的绝不仅仅是一个罗玉凤,千千万万生的普通长的普通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的人和她一样,在农村拼搏在城市挣扎在灯红酒绿里醒来睡去,混沌世界,自有其秩序。顺势而为,逆流而上,心有定力,不畏远光。    


   

           

她带着她的刺,招摇过市,下年刷屏,自信而铿锵。    

由孩子长大成人,我们拥有了智慧,也失去了勇气。    

     

十年盘点当年事,几成落花几成尘。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她不再高调和夸张,更没了扮丑与噱头,安于生活本身的规律,平淡着幸福着,时间,仿佛忽然间就原谅了她,而我,我们,能做的,无法不祝福一个努力活着并正在向上的人。    

我们有意出人头地,却也无可奈何。她只是不想认命,却活成自己的样子。“虽然他们看不起我们,但是我们,至少是我,却很想成为他们”她实现了,她用十年,磨成一剑,出鞘,锋芒如故。万事如意只是美好希望,摸爬滚打才是人生常态。一抹黑的她一足走到底,自作聪明的我们却原地高歌: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到最后,落地成盒,终归处。    

     

                

现如今,各媒体渠道app快速发展,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人事像牛鬼蛇神洪水猛兽般刺激舆论底线,无论是颜值,炒作,还是直播,扮丑,抑或是卖身卖艺,都是在创造内容,也都在更迭换代,大浪淘沙。能像凤姐一样,从注意力到影响力成功转化的,能有几何。    

     

                 

附诗一首:来自故事会专业十级的凤姐的大作    

《这是个优胜劣汰的世界》    

从天空落下的黄沙    

与这个世界无关    

与滚动的人群无关    

清洁工在收拾    

一个从树上掉下    

   

橘子    

无家可归的橘子    

晨光中,一只刺猬招摇过市    



作者:咔嚓崔





命运赠与你的东西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展开全文

游客你好,您可以 注册 成会员 or 登录


0 条评论


    快来发表第一条评论~
  • 游客
    2
    表情
评论